当常识不用改变命运咱们的孩子要为何而肄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5-21 15:51:00 来源:腾讯教育 作者:责任编辑NO。许安怡0216

看点随着时代的进步,“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对家庭优渥的学子们失去吸引。要应对充满挑战的未来,激发孩子内驱力成为关键一步。内驱力为何重要,又该如何培养?为此,外滩君采访了“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JulianJeffrey与副校长杨洋,看看老牌名校“英国惠灵顿公学”在中国开设的第一家海外合作学校,是如何激发并培养孩子内驱力的。文末,两位校长也分享了家长帮助培养孩子内驱力的方法。

文丨张楠 编丨Travis

“知识改变命运。”当现在的爹妈还是孩子的时候,这口老牌鸡汤灌溉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求学梦。

同样的配方,搁今天的孩子面前,多半只会看到一张惊愕中带着困惑的脸:“我爸生意做得这么好,为何需要改变我们家的命运?”

当“人间不值得”被年轻人奉为圭臬,“躺平任嘲”渐成时代精神,激发孩子的内驱力,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家庭条件的优渥,竟也成了一种内忧。

天津惠灵顿年度音乐剧

放眼外部,新世界高歌猛进而来,孩子们面对的机会与挑战,也早跟爸妈们读书的年代不可同日而语。

一个缺乏内驱力的孩子,不仅对当下的学习兴致缺缺,更会在瞬息万变的未来社会无所适从——这是外患。

内外交加的紧迫诉求之下,内驱力,几乎是所有教育者和盼孩子成才的父母们都绕不过的痛点。

缺乏or拥有内驱力的孩子差别在哪里?

内驱力为什么如此重要?

内驱力可以解构成哪些关键能力以逐个攻破?

学校/家庭怎样培养出一个具备内驱力的孩子?

天津惠灵顿校园

最近,外滩君听到了几个学生的小故事,从疫情下如何自处,到找到自己真正的志趣所在,他们身上那种笃定而淡然的气质深深打动着外滩君。

而他们的另一个共同点,便是都来自天津惠灵顿学校(以下简称天津惠灵顿),作为英国惠灵顿公学在中国开设的第一家海外合作学校,天津惠灵顿是如何落地中国,并培养出真正具备内驱力的孩子的?

就这个话题,外滩君与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Julian Jeffrey先生副校长杨洋女士好好聊了聊。

Julian Jeffrey(左)杨洋(右)

冰面之下

学术成功与人生幸福的地基

3月13日,纽约市正式宣布进入“抗疫紧急状态”。Dawn的妈妈一边飞速浏览家长群里抢机票的动态,一边忧心着在美国Parsons(帕森斯设计学院)就读的女儿。

和身边不同程度地表现出慌乱和恐惧的朋友家孩子相比,女儿镇定的态度、有条不紊的行动让Dawn的妈妈觉得又惊又喜。

孩子发来消息说,已经成功搬离了学校,暂住在美国同学家里,很安全。发来的照片里,女儿一如既往明媚地笑着。

Dawn的妈妈把跟女儿的对话截屏给杨校长看,并感叹道,“孩子走出去后,我们越来越发现,从惠灵顿出去的孩子真的很不一样。”

Dawn在疫情中表现出的乐观积极,或许正是作为一项冰面之下的内在品质,内驱力正在逐渐显现:不仅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还知道怎样将这种正能量传递给身边的人。

天津惠灵顿夏日嘉年华

“在多变的世界环境中,我们怎么可以帮助孩子能够从容应对,不致迷失,这是我们很看重的一点。一个孩子追求幸福,或寻求世俗成功,或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无论他的人生目标是什么,这是一个根基。”杨校长说。

Julian校长也补充说,“在西方教育思想中,内驱力被认为是学术成功的最有力的标志之一。

同时,Julian校长也客观地分析说,“通过老师的教学释放孩子的全部潜能并实现其自我驱动,是一种非常鼓舞人心的想法,却也是非常艰难的。这往往需要一个伟大的老师(或家长)的关心、洞察和技能来引导。”

培养路径

自我价值与使命感的内外兼修

让我们先看一个同样发生在惠灵顿的故事,主角是一度叛逆、迷失的男生Jack

Jack的父母是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几乎全天侯的工作让父母跟Jack很少交流。Jack妈妈生完他第6天就复工了,一路以来也很少能抽出时间陪孩子。

虽然Jack妈妈对此非常遗憾,但这种沟通的缺位,还是让Jack在父母提出希望他以后能够继续家里的事业时,想都没想就断然拒绝了,“我就不要按照你们的想法走,我以后当个历史老师就好了。”

后来,Jack却令人意外地选择了商科,而且,人也变得更外向,做活动、演话剧、学画画,绝对没了之前的迷茫。

Jack参加天津惠灵顿中文话剧活动

别急。这可无关妥协、屈服、个性泯灭,反而正是在学校和家庭的共同滋养下,一种自我认知的觉醒。

转折点分别是发生在学校和家里的一件小事。

一次是在学校,Jack想为自己就读初中的学弟学妹们办一个“国际学校生活一日体验”的活动。成立了专门的项目小组后,要筹款、租车、安排午饭、跟学校谈判等等。

杨校长回忆,“他是最会谈判的那一个,一边说这样的活动对学校宣传有好处,一边又为时间安排上的一些疏漏跟我道歉。当下我就觉得,自己义不容辞要帮他们。”

活动结束后,Jack兴奋地跟妈妈说,“我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儿!”

后来,Jack妈妈还告诉杨校长,Jack说没想到校长居然这么重视他们,还帮他跟外教老师协调安排学弟学妹旁听。

Jack参加学校国际大学展

另一次是在家里,Jack无意间听到父母在讨论公司合伙人调整,然后很着急地询问,“会波及到员工吗?会裁员吗?”

妈妈先是意外,要知道这可是孩子第一次关心起公司的事儿。紧接着,切入专业模式趁热打铁来了一番商业启蒙,跟孩子解释了公司是怎样作为一个体系运转的。

Jack后来跟妈妈说,他觉得保障员工们的工作,是公司管理者的责任。

这个故事,正是一个激发学生内驱力的典型案例。

内驱力从哪儿来?

一是学生自我价值的实现需求,即“我想要做什么”;

二是使命感,即“世界需要我做什么”。

在Jack的故事里,他想让母校的学弟学妹们也见识、体验一下国际学校的生活,这种“自我意识”的实现还得到了来自老师、校长的肯定和支持;他也能理解那些被寄付在自己身上的责任,拥有更多的财富,意味着要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

而这两者的开启,与贯穿在天津惠灵顿的课程体系和育人模式中最显著的两大特点正好是完全切合的。

1. 超丰富体验,尊重个性发展

美国研究心理学家Carroll Izar研究表明,不管人们是想了解一些新奇的东西,还是加深某方面的了解,兴趣都能激发他们参与的内在动机。

Julian校长建议,当孩子表现出这种兴趣,成年人要放下他们以投入、希望和抱负为出发点的想法,而是积极鼓励他们去创造丰富的人生体验。

在天津惠灵顿,这种尊重是无处不在的。学生向老师们推荐他们的义卖商品,老师们就会认真地听学生介绍、买单;像Jack这样自主的学生活动,只要方案靠谱合理,校领导也会帮忙积极配合。

不过,进一步的问题是,会不会有很多孩子就是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呢?“当然会。”杨校长笑着解释,“所以我们要让孩子们‘忙’起来,在丰富的学术体验中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

UCLA(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神经学家Judy Willis博士在研究中写道,学生的内驱力本质上是一种内在满足感,而非外界奖励,具体表现为自身投入的努力、选择专注和结果的有效性等等。而激发这种内驱力最首要的有效方式便是广泛的尝试,从中挖掘学生的兴趣、个性特质。

天津惠灵顿运动会

天津惠灵顿最早是一所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后来陆续开设了国际课程中心和双语幼儿园。其中,国际课程中心专门为中国学生提供三年全日制纯正的英国高中A-Level课程。

熟悉国际课程的读者朋友们可能知道,A-Level课程最后考试申请学校只要3科就好了,论起来这个设置比起咱们国内的高考还要“窄”。

但往前推,就能看出课程设计的深意:

十二年级可以专注攻克3门考试科目,

十一年级至少要修4门,

而十年级又直接翻了一番要修8门。

这样,一个小“金字塔型”的课程框架已经出来了,再算上初中必修10门、小学没有教材的设置,就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大“金字塔型”课程。

天津惠灵顿课堂

杨校长告诉外滩君,没有教材的小学部,其课程丰富度令人惊叹。

有一门叫Inquiry的课程,从各种自然灾害讲到火山,火山中间又涉及到气、液、固三态的转化,然后以这个知识点为原理,孩子们可以自己动手制作奶昔、巧克力;

下一个单元探讨城市。以“假如我是市长”为题,孩子们要自己设计一个城市,要考虑它的地理位置、面积大小、人口比例,像医院、学校这样的基础设施怎么安排更合理;

“这些课涉及到的问题几乎涵盖到真实世界中的方方面面,不要求孩子们做得多深,但一定要接触过。”杨校长介绍说,“要让孩子有更高层次的追求,就要先让他们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随着年纪的增长,面再慢慢收窄,并增加其深度。舍掉哪些,留下哪些,就是学生摸索自己兴趣和特长的过程,也正是学生内驱力形成的关键。

“爱表演,可以参加音乐剧、话剧表演;喜欢物理化学,我们的理科实验都非常有趣;喜欢艺术,我们的D&T(Design and Technology)课程也一定会给孩子尽情发挥的空间。”杨校长笑着说。

D&T设计与技术课

2. 社会责任意识的具体培养

天津惠灵顿另一个显著特质,便是其对学生“使命感”的培养。而使命感这件事,正像是一所学校的基因般嵌在天津惠灵顿的发展中。

小科普:

英国惠灵顿公学,在1859年由维多利亚女王为纪念曾两度任英国首相的惠灵顿公爵而建立,最初的创建就是为了让一战中阵亡士兵的遗孤接受良好的教育,这个创立背景天然的就让惠灵顿公学带着一种广泛的社会责任感。

具体到学校的执行层面,有学校一年三次的大型义卖(春节、圣诞、夏季嘉年华)。学生们可以在丰富有趣的活动中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体验这种社会的“需要感”。

每年的图书日,是学校少有的可以不穿校服的日子。根据学校的要求,每个孩子可以装扮成书中的人物,体验书中角色的一天,最终的活动汇款会捐给非洲儿童基金会,给非洲的孩子们买图书。

“这一天学校里可能有十几个哈利波特,十几个Elsa......大家都很欢乐,小小的善举也都在不经意间完成了。”杨校长介绍说。

这不仅关乎品性,更是一种价值观的培养。

天津惠灵顿圣诞慈善市集

给学生提供奖学金,学生毕业有所成就以后,成立校友基金再捐助学校,又成为对下一代学生的资助。

这种在很多世界知名高校形成的良性循环,惠灵顿选择从小事做起渗透进孩子们的价值观培养中,“世界因我而有何不同”这个宏大的命题被拆解成更具体的场景:取之社会,回馈社会。

2019/2020年度,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在原有的学术、艺术和体育各专项奖学金基础上,还重磅推出了“惠灵顿叔蘋奖学金”,为中国初三年级应届毕业生提供高中就读期间全额学费,及住宿费、校服费、餐费等在校费用,每名学生的奖学金总额将超过100万元。

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在求学时曾受益于叔蘋奖学金,如今,又将这个在中国传承了80年之久的奖学金工程带到惠灵顿(中国)旗下学校,这正是一种“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传承。

这项专为中国工薪家庭品学兼优的学生特别设立的奖学金,希望帮助这些家庭的孩子有机会接受最优秀的国际化教育,成为具有国际视野并为中国社会做出贡献的中坚力量。

天津惠灵顿奖学金简介

补充教育

家庭教育中的内驱力培养

然而,诚如Julian校长所说,仅靠学校来完成激发孩子内驱力还是远远不够的,而家庭教育,正是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最重要的一个教育场景。

那么,家长朋友们又该怎样激发自家孩子呢?Julian校长和杨校长也根据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给出了一些建议。

1. 尊重孩子喜好,积极扩大涉猎面

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会让内驱力的激发事半功倍。

但学校本身作为一个机构,还是会有局限,所以父母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在学校的基础上继续扩大孩子的涉猎面,并尊重孩子的选择,这样才能成为学校教育的有效补充。

杨校长建议,“读书、旅游;乐器、体育,什么都好,我鼓励孩子们都能多尝试。

你看国外名校对中国学生最普遍的不满,就是not interesting。为什么?因为在文书中他们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我妈安排的?老师建议的?但如果是自己最喜欢的,就会有很多话说。所以,多尝试多体验其实是很重要的。”

天津惠灵顿艺术课堂

2. 广中求精,发展有所成就的特长

当然,爱好广泛并不能成为内驱力的充分条件。

就像天津惠灵顿金字塔型的课程设计一样,家长也同样要经历一个帮孩子从很多个“尝试”中找到几个“喜欢”,再努力发展出一两个“擅长”。

不过,褪去“新手光环”,这肯定是个比较痛苦的过程,而且孩子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所以这个阶段也非常需要父母的引导。

“比如一个孩子是弹钢琴的,先是自己弹着玩儿,后来可以在家庭聚会中表演,再练练能不能在学校表演呢?再努努力可不可以在更大的舞台表演呢?”

天津惠灵顿校园合唱团

3. 有效沟通,家长要少说多听

而来自英国的Julian校长则看到了非常关键的沟通问题。

在中国,Julian发现青少年不太愿意跟成年人表达,尤其是他们的父母。“父母总是对孩子雄心勃勃,而孩子不是总能理解父母的想法,不情不愿。”

在Julian看来,关键就在于我们如何与孩子沟通。因为青春期特有的敏感和叛逆,有效沟通的确很难,“父母的关键是少说多听,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表达得更多,表达得越多,思考得越多,自我觉知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天津惠灵顿国际大学展

当采访结束,外滩君切身感受到家长们对于学校的认可,也同样被杨校长转述这些家校对话时兴奋、骄傲的语气所感染。

诚如Julian校长所说,培养出一个具备内驱力的孩子绝非易事,但天津惠灵顿的孩子们却用实际行动证明着,这种宝藏教育的发生。

查看下方海报,更多了解天津惠灵顿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3500+篇优质文章

编辑推荐